当前位置: 堰子网 > 综合 > 深圳三人藏尸冰柜,因加入邪教!“东方闪电”又名“全能神”

深圳三人藏尸冰柜,因加入邪教!“东方闪电”又名“全能神”

2019-12-03 08:56:41 阅读:215

2019年5月21日晚,深圳市罗湖区警方在金景花园区一间租来的房间里发现了三具一男两女的尸体。它们都已经收缩变形,并被堆放在冰箱里。

这三个人的身份很快得到确认。他们都是南京市江宁区唐山街新庄第一组的农民。男的是钱旭德,66岁。两名女性受害者分别是他的妻子和表弟。

这是一个耸人听闻的“5人旅行,3具尸体藏在冰箱里”的案例。

据《南方周末》报道,钱旭德加入了一个名为“东方闪电”(Oriental Lightning)的组织,也被称为“全能的上帝”,这是中国最著名的邪教之一。该宗教宣扬“末日审判”,称那些声称相信的人将被“拯救”,而那些不相信的人将遭受痛苦。

2014年6月,《中国新闻周刊》发表了一篇关于“如何给全能上帝洗脑”的文章,揭露全能上帝的运作和沟通模式。

本文采访的全能上帝的“信徒”经历了从最初的抵抗到深入参与的12年。她终于醒了,脱离了邪教,但仍有许多追随者支持她。

这不是一个容易被“邪教煽动者”概括的故事。它是关于如何在旧的生活方式被打破后建立一种新的公共文化生活。它是关于面对困难和挫折时如何面对自己的人性弱点和精神困惑。它是关于每个人应该如何在社会融合时期建立自己的意义和找到生存的价值。

39岁的刘金龙站在马寨镇的一家大药房前,拿着一部半旧的家用手机打电话。她有点胖,结实,扎着马尾辫,穿着深蓝色连衣裙,在摩托车卷起的灰尘中眯着眼。街道两边的人都在试图喊马拉汤和冰淇淋,到处都是扬声器的叫声。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她被一位普通的农村家庭主妇带进了全能的上帝教堂。她聚集、祈祷、宣讲福音,甚至一度被“官方”改为“教会领导”。

刘进荣高中毕业,她的丈夫是一名高级焊工,她家有一栋六层楼的建筑,其中五层已经租出去,变成了旅馆。她受过教育,不缺钱。到目前为止,她仍在努力思考自己是如何一步步被吸引到一个组织有序、纪律严明的团体中来的,这确实给她带来了精神上的安慰。然而,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似乎只是感到恼火。

“哎呀,这是谎言。”刘进荣一直用浓重的河南方言说。

现在,她成了“众神的叛徒”。

相遇

她拒绝、嘲笑和不屑一顾。他们很亲密,在各方面都讨好和讨好——“那是第一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十四年前,刘金龙25岁,刚刚结婚。丈夫、岳父和祖父母信仰上帝。平时没有仪式,但是每年都庆祝圣诞节。只有她的婆婆有些不同,她相信一些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

刘进荣并不惊讶。在郑州西南角的中原村,人们总是愿意相信一些人和神、灵、鬼的东西。结婚前,刘进荣还半认真半漫不经心地信仰一个叫做“见证上帝”的组织——刘进荣并不清楚具体的教义,只知道这是一个根据《圣经》而改变的当地小宗教组织。在她的亲戚中,有许多人相信一个叫卞于梅的女人,一个靠魔法生活的当地人。

但是刘金龙说这些都是生活中的调整,她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直到遇见李白。

李白对刘进荣的第一印象不好。“哎呀,看起来不太好。”许多年后,这位骄傲的女人撇着嘴,回忆起《中国新闻周刊》,“手指很细,乍一看不是工人。”

李白是刘金龙岳母的“客人”。她听她的口音,来自其他地方。她声称已经和丈夫搬到郑州,丈夫来郑州是当地税务局的局长。

在第一次会面的那天,刘进荣刚刚从一个“上帝见证”派对上回到家。当李白看到她,她来到地黄,问,“你做了什么?”

"参加聚会。"刘进荣回答说。

“那太好了。这真的是上帝的安排。”李白兴奋地说,“我想传福音,但我一个月不敢回家。我想你是一个新媳妇,你肯定不会想。”李白深情地问道:“你认为你相信吗?”

“不好。偷钱的人。”刘进荣不满的说道。虽然她把这种聚会视为一种消遣,但她对规则和直接的讨钱方式已经厌倦了。

李白和刘金龙呆了一周。从第一天开始,她就一直帮刘进荣洗衣服,收拾房子。在工作之间,我会说些圣经里的话或者突然讲个故事,比如“诺亚造了一只方舟”和“洪水毁灭了世界”。

刘进荣听了累了,顶了一句,“你说相信上帝有什么好处?我听说当有人打你的左脸时,你必须给他你的右脸。如果有人想要你的外套,你必须给他们你的内衣。这不是我的脾气!”

听到这个消息,李白很高兴。她对刘进荣说,“这是恩典时代的事。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民族时代。上帝这次降临是狮子的性格,非常威严。如果有人打你的左脸,你就打他的左脸,打他的右脸。如果他想要你的外套,你不仅可以要他的外套,还可以撕掉他所有的内衣。没有办法欺负你!”

刘进荣认为这个解释很新鲜。“你认为这是什么?”

李白回答说:“万能的上帝。”

这也是刘金龙第一次知道这个术语。

在她逗留的第三天,李白给了她一本名为《羔羊打开一本书》的书,里面有一些简单易懂的圣经故事。没事的时候,刘进荣也翻了一翻,“就当一本故事书吧。”

一周后,贝利要走了。离开前,给她留一本稍微厚一点的书。晚上享受凉爽时,刘进荣翻了翻书,扔掉了。"据说上帝的化身是一个女人,这太荒谬了."许多年后,她回忆起当时的想法。然而,她的婆婆敦促她“相信一封信”。看到她懒得找理由,她也拿起了那本书。

刘进荣的健康状况一直很差。婚后,她辞去了土地研究所实验室技术员的工作,成为丈夫的学徒,丈夫在工厂做焊接工人。每天当她学徒回家时,她都很无聊。她想找点事做,但她只能发现婆婆带回了家里的一群信徒,吃光了所有的食物。刘进荣讨厌这些人。

李白离开后,又来了一个叫魏松的女人。言辞几乎和李白的一样。基本上,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神”安排的。魏松一见面就叫她“姐姐”。"看起来比我大,我仍然叫我姐姐."刘进荣不理她。

魏松说,“人们是出于上帝的善意而来的。要不是上帝的坏派,如果你这样瞧不起人,谁会来?”

刘进荣仍然没有理会。然而,这些人对她非常有礼貌,显然他们已经尽力取悦她了。她不太尴尬,不会生硬地拒绝他们。

很快,刘进荣怀孕了。她回到母亲家生孩子,直到儿子出生才回来。为了避免与“神圣家族”的追随者接触,刘进荣每天都把自己锁在家里逗儿子开心。但是有一天,她忘记锁门,抬起头来。一个女人已经站在房间里了。那个女人没有说话,直接唱歌。

“是用流行的曲调儿唱上帝的话语。我完全忘记了曲调是什么,但它真的很好。”刘进荣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我当时想,嘿,这个人很丑,但是他唱得很好。”

刘进荣略带挖苦地说,“你有很多天才。你看起来像这样,唱得很好。”

“我以前有很差的五声音阶,因为我相信上帝,上帝给了我这么好的声音。”对方很高兴看到刘金龙感兴趣。“以前来给你读书的人。现在他们知道你喜欢唱歌。你离上帝太远了,但是上帝仍然不愿意抛弃你。已经一年多了,当你把上帝拒之门外时,他是多么悲伤。”

几年后,刘进荣终于被拉进全能的上帝教堂。直到那时,她才知道这种策略被称为“规划发展目标的好恶并采取适当的措施——他喜欢肉并给他买了2公斤。如果你喜欢打麻将,和他玩三天,只要他能相信上帝。

但那时,刘进荣只被唱歌所吸引。到目前为止,她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但她总是记得这个人,“那是第一个触摸我的人。”

阅读、复印、光盘和《兄弟姐妹》;“对抗撒旦”和实用主义——“我真的开始有点相信了”。

在与全能的上帝接触一年多以来,刘进荣第一次对这个群体表现出一点兴趣。唱歌给她听的那个男人说他会带她去“派对”。

刘进荣对这些活动并不陌生。事实上,经常在婆婆家举行的是一种“聚会”。在聚会上,信徒们将轮流阅读“经文”,然后讨论他们最近对上帝的信仰。教堂的负责人通常会先检查负责接待聚会的家庭。住宅必须相对宽敞,家庭不能反对。此外,教会必须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才能为信徒提供食物和饮料。

唱歌的女人说服刘进荣一起去参加聚会。出门前,她冷漠的婆婆主动提出帮她照看孩子,所以她很开心。

但是刘进荣并没有真正被带到派对现场,而是在路上走来走去。一路上,唱歌的女人反复对她说,“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来到上帝面前并不容易。我们将来会经常去参加聚会。”就这样已经谈了两个小时了。

分手时,对方给了刘进荣一个“问题答案”,并说,“你写得这么好,你能为每个人复制答案吗?”刘进荣高中毕业,在当地被认为有高等教育背景。

“问题的答案”的内容是宣扬全能上帝的教义,它以易于理解的问答形式呈现。例如,问:既然全能的上帝又要来了,为什么不展示神迹和奇迹呢?回答:全能的上帝是耶稣的再次降临。这是事实!......类似的问题被印成一本书,共有100个问题和512页,免费分发给基督徒。

刘进荣只有十几页。唱歌的女人让她复印三份复写纸。许多年后,刘金龙想,如果当时她只复印了一份,她可能会随意处理。然而,如果她用复写纸复印了三份,那就要花很大力气才能把这三份都弄清楚,这实际上减慢了复印的速度,并且下意识地开始阅读和理解纸的内容。

从被动听故事、看书、听歌,到主动临摹,刘进荣无意识地一步步进入了“上帝”的领地。

几天后,一个20出头的名叫小霜的女孩来到她的家,收到了她的文件副本,并给她带来了一张光盘,讲述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故事、外国电影和中文配音。直到她深入全能的上帝教会后,她才发现这样的光盘在信徒中广泛传播。由于对光盘的巨大需求,甚至一些销售光盘的供应商也开始了这种业务,向每个张一元的信徒大量复制和销售光盘。

然而,当时,刘金龙仍是第一次保持联系。她好奇地看着。里面的配音和低级配音非常相似。她看着,小霜向她解释说:“地球上的人们都在期待上帝。上帝创造了天地来创造万物。但神来了,地上的官长拒绝了他,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刘进荣回答说,“那都是谎言。”

小霜没有反驳她,而是开始和刘进荣说话。事实上,根据“上帝家庭”的规则,在传播福音时,我们不允许谈论普通的事情,我们只能说“神话书”的内容。然而,年轻的双似乎并不那么教条。她告诉刘进荣,她家里的四个人都相信上帝。她过去在工厂工作,有一个目标。她本来打算结婚,但最终被母亲毁了。现在她正和家人一起到处传播福音。刘进荣听了,觉得小霜有点可怜。

几天后,另一个女孩又来看刘进荣了。他们一见面,她就被“责骂”和“我听说你有很多问题”一群人相信了这一点。你为什么有这么多问题?"她说她会带刘金龙去见一个人。"一个相信上帝善意的人被送到了这里。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问她。"

刘金龙游手好闲,想看看这个“值得称赞”的人是否有更好的能力,所以他跟着去了。聚会的地点在隔壁的村子里。当他们到达门口时,一个人热情地迎接他们,“姐姐来了。”虽然刘进荣一直对全能上帝的教义充满蔑视,但他喜欢这种宗教的所有信徒都互相称呼对方为“兄弟姐妹”,并感到“和蔼可亲”。

当时,两个老人已经坐在房间里,女传教士解释说“上帝借人来对抗撒旦”。刘进荣坐在一边,听了两句话。他犯了一个嘲弄的错误,回答道:“嘿,撒旦是多么强大,上帝无法与之对抗,而人们也无法与之对抗?”

这位女传教士可能没有准备好,当她不能接电话时,她黑着脸出去了。很快,带路的女孩把刘金荣叫了出来,“你总是问奇怪的问题。你的不信也影响了两位老人的信任。”

刘进荣被吹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没有人来找她宣讲福音,但仍有大量“神圣家族”的人进出家中。婆婆要么每天在家为“神圣家庭”做饭,要么在家吃饭后出去参加“派对”,而无视她的儿媳妇和孙子。

刘进荣开始感到不满意。在当地农村,儿媳妇生了一个儿子,婆婆会把儿媳妇捧得很高,尽一切可能照顾她的孙子,但刘进荣在丈夫的家里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虽然她的丈夫是工厂里的一名优秀焊工,并获得了杰出工人奖,但他又诚实又愚笨,不喜欢说话。他最大的爱好是钓鱼。他从不谈论家里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关心岳母和儿媳之间尴尬的事情。刘进荣开始感到沮丧,无处可说。

几个月后,另一个“姐姐”找到了刘进荣。

女人对她说,“听听其他兄弟姐妹的话,你可以唱歌或写字,但你为什么这么心烦意乱?今天,上帝提醒我,如果我来找你,你还是要来找上帝。”

刘进荣往后推了推,“我不相信。看看我相信上帝的岳母,不要关心孩子。”

新来的人看到了刘进荣的烦恼,对她说:“你岳母不好,因为你离上帝太远了。你必须让上帝改变她。如果你离上帝很近,上帝会让她带我们去看孩子,她不会让你做任何事。”

刘进荣回忆说,当她第一次被带出去参加聚会时,她的婆婆确实主动提出帮助她照顾孩子——也许这真的是上帝的角色?刘进荣第一次觉得相信上帝可能真的对她有一些实际影响。

这位妇女看到了自己的想法,在她家住了一个星期后,反复向她宣讲“上帝有很大的力量”,从“上帝会毁灭这个世界”到最务实的“相信上帝可以调节她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刘金龙终于明白了“全能的上帝”能做什么。

那是2004年底。不久,印度洋海啸爆发,洪水泛滥,房屋倒塌,尸体四处漂浮。在刘进荣与一系列“神”的接触中,这场自然灾害被宣布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标志。“上帝的工作”——号召更多的信徒信仰上帝——即将结束;一旦上帝不再工作,那将是世界末日,那时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类能够生存。只有相信上帝,他们才有资格生存。

灾难现场被雕刻成光盘,并在信徒中广泛传播。刘进荣也被带去看了许多这样的光盘。“看了很多之后,我真的觉得世界末日可能真的来了。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灾难?”

对灾难的恐惧,现实生活中婆婆和媳妇之间的矛盾,以及对刚满三岁的儿子的担心,在这位29岁已婚家庭主妇的心中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化学反应。像“诺亚方舟”和“撒旦耶稣”这样的故事,在她听到和复制之前,突然从她的内心浮现出来。她开始有一种感觉,在现实世界中,她没有安全感,有点无助。

“那是2004年底,我真的开始相信了。”她说。

系统

有新人,小排,教会领导...升职和免职——“这么多人的生命,你说丢了就是丢了?”

他们要求她“带新人”。

“带新人”是一个职位。在全能神的体系中,职位从低到高划分为带新人、小排、教会领袖、社区领袖、地区办事员和牧监——神视人为羔羊,羔羊居住的地方是“牧区”。在“领袖”的职位下,有更具体的副领袖、生命执事、福音执事、全职福音传道者等副职位。许多年后,刘进荣得知,由社区领导的上述职位每月可获得30元补贴。

刘金龙听到人们提到全能的上帝和女基督的创始人赵伟山。然而,很少有人在基层聚会上提到他们。他们唯一的信仰是“上帝”——一个能够带来灾难并保佑人类生存的“强大的人”。

这座教堂等级分明,纪律严明。基督徒通常只与“兄弟姐妹”见面,最多与他们的上级沟通。在刘进荣十多年来信奉“全能的上帝”的过程中,她“两次”联系了最高级别的地区办事员。当时,区书记来这里“视察”集合点。教会决定征用刘进荣的电动摩托车,刘进荣是陪同区办事员检查的司机。

因此,刘进荣一表现出“相信一点”的倾向,就立即被任命为“带新人”的职务。事实上,这在教堂里很少见。

只是后来她才知道有一段时间,“神圣家族”的“兄弟姐妹”称她为“鸡肋”:她高中毕业,能写,能算,能唱得好,是当地难得的人才;然而,她一再追求她,却没有做到。相反,她一直被她嘲笑,但她不愿意放弃。因此,一旦她表达了一些兴趣,让她“带新人”也是促进她迅速融入组织的手段之一。

刘进荣还没有完全相信所谓的“神话”。甚至她曾经怀疑全能宗教的本质。“当时,媒体还不时批准一些邪教。我还想知道全能的上帝是否会是一个邪教。但这只是一个想法。”她说。然而,在长期和高密度灾难宣传的影响下,刘进荣无法完全自信,一点恐惧涌上心头:“我总是在心里窃窃私语。如果这是真的呢?如果灾难来了,它真的可以保护我。”

所以,她还是去了。开始带新人。开始定期参加聚会。她成为了系统的一部分。

所谓的“带新人”是指把神话书带给相信上帝的人,给他们读书,解释故事,并读出来到上帝面前的益处。

刘进荣主要研究文盲老人和无所事事的留守妇女。"女性可以占到98% . "她向《中国新闻周刊》估计。他们很少主动培养男人,因为人们认为男人主要负责赚钱和养家。参加这样的“聚会”会被嘲笑,也会影响组织的形象。

教会非常重视该组织的形象。因此,对传教工作的目的和内容有明确的要求:不能向弱智、丑陋和身患绝症的人传教。在2012年11月15日发布的第3号工作安排中,中国新闻周刊(China newsweek)获得了这样一个明确的要求:它绝不能向讨厌真理的无神论恶魔、恶魔头、邪恶的人和邪恶邪教的恶灵传播福音。

为了保持教会的形象,信徒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须非常注意打扮。他们应该慷慨大方。女人最好化淡妆。对于刘进荣等一些文化的追随者来说,教会鼓励他们写“见证文章”(类似于他们的宗教经历),由上层阶级有选择地在内部书籍和期刊上发表。

刘进荣开始每天带着《兰姆打开一本书》,挨家挨户读故事。这是《全能的上帝》的初级读本。它包含一些简单的故事,就像几年前给她读的那些“姐妹”。

她也开始去“弟兄姊妹”家聚会。每周两次,不是一、三,就是二、四,时间一般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快3开奖结果 甘肃快3投注